除了中草药治疗癌症的所谓偏方、验方外

临床上,往往会有病人向我咨询如网络上盛传的红枣、铁树叶、半枝莲、白花蛇舌草这样治疗癌症的小偏方,或是食用蟾蜍皮这样的奇方,或是采用中药黄药子治疗甲状腺肿瘤,采用中药木鳖子治疗晚期肝癌,这些都可能存在一定的效果,但终究不能一概而论,而大多数的结局却都适得其反,何也?临床上,往往会有病人向我咨询如网络上盛传的红枣、铁树叶、半枝莲、白花蛇舌草这样治疗癌症的小偏方,或是食用蟾蜍皮这样的奇方,或是采用中药黄药子治疗甲状腺肿瘤,采用中药木鳖子治疗晚期肝癌,这些都可能存在一定的效果,但终究不能一概而论,而大多数的结局却都适得其反,何也?

前两个偏方,其药性均偏寒凉,虽说动物实验均证明有抗肿瘤的疗效,但一味地清热解毒,久而久之,则会伤及脾胃,最后肿瘤不除,反而损伤人体正气,身体更虚。黄药子、木鳖子短时间内应用可能使肿瘤病灶缩小,但是离开了医生的指导,或长期应用则会出现肝功能损害等毒副反应。我曾遇到一位前列腺癌病人自行服用蟾皮(非医院供应的中药饮片),出现喉头水肿过敏现象,所幸救治及时,没有产生严重后果。

为什么癌症病人会去尝试偏方、奇方、验方呢?究其原因,第一,尽管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癌症患者的期不断延长,癌症也已经成为了慢性疾病,但是,癌症仍是尚未攻克的重大疾病,高居各种死亡原因的第二位,对于死亡的恐惧,让患者总是幻想能找到灵丹妙药,躲过一劫。第二,伴随着疾病的长期困扰,在常规治疗没有特别显著的疗效时,一旦听到“偏方、奇方”,便容易产生跃跃欲试的心理。第三,中药材取自于大自然的宝库,天然的中草药由于高效、低毒的优势,早己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特别在肿瘤治疗中,中医药已经成为多学科综合治疗的方法之一,其优势地位越来越明显。从中医药中发掘“偏方、奇方、验方”就成了癌症患者心中的救命稻草。

中医看病是讲究“望、闻、问、切”四诊合参来判断病机和证候的。假如患者不通过辨证,也不请教中医师,自行尝试“偏方、奇方、验方”,那么有的人吃了有效,有的人吃了没效,还有的人吃了反而病情加重。用中医的行话讲:“方不对证”。用通俗的话讲,中医看病是”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而不是”一把钥匙开所有的锁”。“偏方、奇方、验方”可能会使患者错失治疗时机,甚至导致疾病加重。

除了中草药治疗癌症的所谓偏方、验方外,另有一部分病人则相信节食能治疗癌症,更是让我们医生大跌眼镜。有人所谓的“饿死肿瘤”的说法。通过减少高糖份、高蛋白质的食物,来减少肿瘤细胞摄取的营养,以为能“饿死癌细胞”,最后弄的头。于娟博客详细记载了刘女士和于娟在家人陪同下赶到黄山农村接受治疗的过程,另有安徽合肥一位病人金先生也赶到那里治疗。3人住在杨神医他们租的农家屋内。按照杨神医的安排,3人在接受治疗时只能吃碱性的芋艿和葡萄及一天三顿吃杨神医配的中药。其中,刘女士最先出现白沫和咳血的情况。据于娟在博客中说,那其实是3人的肠胃因饥饿已受到。2010年10月中旬,刘女士已经出现肿瘤恶化现象。10月17日,刘女士被家人接到医院,10月21日不幸病逝。接到刘女士病逝的消息,剩下的两位病人及家属迅速离开山村,后来两位病人也先后去世。自古中医就讲究“养正积自除”。人体得不到均衡的食物营养,只会使人体正气进一步而无力抗邪,病情自然不会好转,正所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不过,我们不能认为偏方、验方都是糟粕,在这中间一定还有金子在发光。如抗肿瘤的化学药物紫杉醇是从红豆杉中提取的,华蟾素注射液是取自蟾蜍的有效成分等,这些药物在临床应用已经取得了较好的疗效。对于部分确有疗效的偏方、验方,期待进一步的开发研究,为其具备明确的适宜病人,适宜证候提供循证医学。

然而,偏方终究是偏方,有“金子”也有“垃圾”,有的甚至是有毒之品。有人“撞对了”,也有人“治丢了命”。由于偏方、验方来源于民间,中医理论阐释不全,常以故事形式,或在家族局部流传,有一定的传奇色彩,可能夸大了疗效。所以对待治癌的偏方、奇方、验方,更需要带着的眼光去甄别,慎重使用。偏方不能随便吃,即使是同一种病,中医也有很多分型,各型治则用药都不同,所谓的“同病异治”。所以中药治疗,最好在中医师的指导下,根据临床、寒热、虚实等证候表现,因人制宜,选择合适的方药,而且要定期随访,根据证候的变化,及时调整处方。

推荐:

本文由牛彩彩票发布于牛彩彩票-典籍,转载请注明出处:除了中草药治疗癌症的所谓偏方、验方外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